时事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滚动新闻 » 年报“难产”,地产商写起了小作文

滚动新闻

年报“难产”,地产商写起了小作文

2022-03-23 滚动新闻
本文已获地产K线授权转载 文/乐居财经 魏薇 每年3月底的最后10天,是房企年报的密集发布期,今年也是如此。据乐居财经统计,本周将有30余家房企披露2021年业绩报告。 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披露年报的浪潮中,出现……

本文已获地产K线授权转载

文/乐居财经 魏薇

每年3月底的最后10天,是房企年报的密集发布期,今年也是如此。据乐居财经统计,本周将有30余家房企披露2021年业绩报告。

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披露年报的浪潮中,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

3月18日,新力控股发布公告称,预计将无法于3月底或之前刊发经审核年度业绩。造成新力此次年报推迟的最直接的原因是人员短缺。

关于外界最关心的债务问题,新力在公告中表态:对于境外债权人的后续行动,公司已与相关债权人、接管人及被接管附属公司的新委任董事进行对话,寻求稳定情况,以加快实施各方一致同意且保值的解决方案,从而解决集团目前面临的财务挑战。

去年10月11日,当时,新力控股称将无力偿还10月18日到底应付的2.5亿美元债本金及利息。这意味着新力从公开市场中的技术性违约走向债务实质性违约。

从去年9月20日危机爆发以来,新力控股的股票至今仍处于停牌状态。

目前来看,新力的经营困境明显。2021年,新力全年虽实现了814.9亿元的销售额,但从10月份开始急转直下,月均销售额不足10亿元。2022年前2个月仅实现5.28亿元的销售额,按年同比大幅减少96.7%。

“难产”各有原因

新力表示,因若干主要雇员(尤其是财务报告单位的雇员)近期离职,导致其财务报告事宜延缓。新力虽已尽力招聘替代人员,但因财务报告单位人员短缺,以致财务报告单位无法正常有效运作。集团将继续招聘合适的替代人员填补集团财务报告单位的空缺,尽快刊发适当的公告,包括集团的未经审核财务业绩。

有关房企推迟发布年报的现象屡见不鲜。一般来说,上市公司推迟年报的原因大致为编制工作预计完成时间晚、上市公司近期有收购项目等因素或被监管部门要求整改。而年报迟迟不发布,也可能会有损企业在市场上的信用。

今年以来,融信中国(03301.HK)成为第二家宣布推迟公告的内房股。3月21日早间,融信中国发布公告称,因与罗兵咸永道未能就2021年度的年度业绩审核工作的审核费用总额协商并达成一致,预期无法在3月31日前发布经审核的2021年度合并财务报表,董事会决议辞任核数师,从而导致延期公布年报。

或是为了消除外界疑惑,融信方面特意在公告中表示,公司目前已完成上半年所有到期美元债偿付,同时,融信董事会正在委任新核数师,并已安排好新旧核数师的衔接工作,年度业绩披露工作也已妥善计划和安排,届时将尽快向投资者进一步汇报。

截至目前,融信尚未暴露出任何危机,在1月底还提前偿还2月到期的约2.03亿美元的债务,2月底又如期偿还3月初到期的美元债,合计约2.87亿美元。

回望去年3月29日,国瑞置业(02329.HK)发布公告推迟2020年业绩发布时间。公告发出后的第二天,国瑞置业股价遭受重挫,30日收盘时报收0.37港元,下跌28.85%。国瑞置业公告称,由于需要额外时间和工作以反映8家房地产项目公司不再并入公司综合财务报表,故将延迟发布有关2020年全年业绩公告。

2021年3月31日,福晟国际(00627.HK)发布公告称,将持续延迟刊发2020年全年业绩并继续暂停买卖。据公告披露,因福晟国际的间接非全资附属公司嘉兴市铂金置业有限公司未能及时将其2020年的财务报表及核数师要求的有关资料分别提交该公司的管理层及核数师,故将延迟刊发2020年全年业绩公告。直至7月9日,这份迟来的年报终于公开,2020年内,福晟国际亏损13.67亿元。

2021年5月19日,鑫苑置业表示已向纽交所提供申请2020年报延期相关材料,纽交所大概率会批复6个月的延期时间。同年11月19日,鑫苑置业收到纽交所监管部门的通知,将为其提供一个额外的交易期,直至2022年3月14日,以完成并提交公司2020年度报告。

再追溯到2020年,蓝光发展(600466)曾两次调整2019年年报的发布时间,从最初的三月份变更到当年的4月13日再到4月17日。蓝光发展表示,推迟原因为疫情影响公司年报编制和审计进度。

“分手”核数师

巧合的是,上述年报“难产”的多家房企,在“难产”之前更换过核数师。

比如福晟国际,其在2021年1月14日公告称,因未能就截至2020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审核费用与福晟国际达成共识而辞任核数师。两周后,福晟国际宣布委任大信梁学濂(香港)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为公司核数师,以填补德勤辞任后的临时空缺。

去年12月10日,新力公告称安永辞任核数师,原因系公司与其未能就审核本集团截至2021年12月31日止年度综合财务报表的核数师薪酬达成共识,继而将由天职香港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填补空缺。与融信辞退核数师的原因大抵相似。

今年以来,与核数师的“分手”仍在批量上演。

今年1月起,包括合生创展、中国奥园在内的多家房企宣布变更核数师,而此时间距离年报发布仅剩2个月左右的时间,也属于年报发布之前的敏感期。

1月26日,中国奥园官宣德勤辞任公司核数师,关于辞任原因,中国奥园方表示未能与其就审核奥园截至2021年12月31日止年度综合财务报表的审核费用达成共识,原因是德勤现时的工作流程以及须就中国奥园面临的流动性问题而进行更多的审核程序。更换核数师将不会对奥园2021年的年度审核造成任何影响。

隔天,合生创展发布关于罗兵咸永道核数师辞任的消息,原因系未能就截至2021年12月31日止财政年度审计费用达成共识。但核数师一方却另有说辞,称其未提供有关事项的资料,因此暂时无法计划并完成必要的审计程序。相关事项包括合生创展的若干股权投资、物业项目的会计处理,及投资物业的估值,以及这些重大事项对合生创展的财务报表与相关披露的整体影响。

1月28日,合生创展股价大幅下挫,最大跌幅超30%,最终收盘报价13.54港元/股,收跌17.14%。

2月25日,安永辞去禹洲集团审计师一职,给出的理由算是“体面”,称禹洲集团的会计记录、评估报告和现金流数据等资料缺乏,审计进展落后,出具2021年报审计意见的各个必要审计程序,难以按时完成。

从“分手”核数师的原因来看,房企方面给出的理由多为“审计费用未达成共识”。港股房企聘用的核数师多为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其中之一,服务费用是一笔大的开支,加之债务危机来袭,核数师的工作量也会增加。在“节衣缩食”的当下,减少审计费用的开支也在情理之中。

也有分析认为,市场下行之际,房企不希望审计师出具不利报告;另一方面,监管力度加强,审计师出于风险考量而辞职。

(责任编辑:常丹丹 HO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