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滚动新闻 » 观点直击 | 钱建农:虽受疫情影响 但复星旅文整体增长趋势不变 (实录)

滚动新闻

观点直击 | 钱建农:虽受疫情影响 但复星旅文整体增长趋势不变 (实录)

2022-03-23 滚动新闻
观点网 3月22日上午,复星旅游文化集团通过线上形式举行2021年业绩会,董事长、首席执行官钱建农、复星旅文执行总裁徐秉、首席财务官蔡贤安等管理层出席。 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止年度,复星旅文实现收入……

观点网 3月22日上午,复星旅游文化集团通过线上形式举行2021年业绩会,董事长、首席执行官钱建农、复星旅文执行总裁徐秉、首席财务官蔡贤安等管理层出席。

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止年度,复星旅文实现收入92.61亿元,同比增长31.18%;毛利25.67亿元,同比增长18.59%;旅游运营的营业额为80.95亿元,同比增长20%。

与此同时,因受疫情影响,复星旅文全年录得归母净亏损27.12亿元,上一年这一数值为25.74亿元。

世界旅游业理事会WTTC的最新研究显示,2021年全球旅游业产值仅恢复到了2019年的66%,但随着全球疫情常态化管控,旅行限制的放宽,全球旅游业已经由2021年下半年开始迎来复苏。

疫情、区域经济、地缘政治等不稳定因素的纷扰中,复星旅文亦释放出一些业绩复苏的信号。

下半年的反弹

时至今日,“回到2019”仍是复星旅文乃至全球旅游业的展望,以及衡量业绩的标杆。

尽管2021年复星旅文营收较上年有所提升,但较2019年的137.37亿元仍下滑47%。分上下半年来看,上半年复星旅文营收27.81亿元,仅为2019年的31%,下半年则录得64.8亿元,恢复到2019年的78%。造成差异的主要原因仍是疫情。

2021年上半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在主要市场和目的地的持续传播,出境游基本暂停,地中海俱乐部经历了史无前例最糟糕的雪季,以致滑雪度假村无法正常运营。复星旅文董事长钱建农直言,度假村业务分部Club Med地中海俱乐部经历了“史无前例最糟糕的雪季”。

但钱建农也表示,虽然集团2021全年录得亏损,但下半年开始已看到全球旅游业复苏的前景。

其中,地中海俱乐部下半年实现营业额46.4亿元,同比增长1.8倍,占全年营收59.8亿元的77.59%;复星旅文的重点旅游目的地三亚亚特兰蒂斯全年营收14.6亿元,超过了2019年的水平。

此外,复星旅文执行总裁徐秉表示,复星旅文在疫情中没有放弃加速进行开发和扩张,不管在欧美还是在中国都抢占了更多的市场份额。

2021年,复星旅文在全球新开4家度假村,今年将完成7家,长远来看,2022年到2024年新开17家度假村,其中7家在中国。

欧洲业务方面,目前复星旅文已恢复到2019年同期的97.7%,预订接近2019年同期水平。“我们在欧洲并没有受到乌克兰危机影响,目前预订状况已接近2019年,而且过去几周都超过了2019年的水平。” 徐秉补充道。

2022年以来,复苏态势更加明显。

据3月5日数据,复星旅文截至2022年上半年累计预订量较2021年上半年营业额增加约304%,恢复至2019年上半年营业额的92%。

1-2月,复星旅文全球度假村入住率达到61.1%,其中拥有47家度假村的Club Med录得营业额较2021年增长426%,恢复至2019年的81%。

复星旅文Club Med海外业务的负责人Henri表示,“2021年是具有挑战性的一年,我们不得不进行大规模调整,但我们走出困境时变得更加强大。”

钱建弄对今年的业绩抱有信心,他认为,即便疫情有所反复,但整体增长趋势不变。

“国内和国外现在趋势不一样。国外疫情严重但已全面放开,对复星旅文国外业务的增长非常有利;国内现在还是坚持清零政策,会有一定影响,但从过去两年经验看,短期内基本会完成清零,相信疫情不会影响太久。”

降本冲高

在复星旅文看来,冲击高端市场是旅游业走出困境的方向之一。

钱建农表示,中高端旅游具有韧性,在当前地缘政治和通胀环境下,旅游业需要面对的是疫情和成本压力的多重挑战,从过去几十年的运营经验来看,品牌高端化的产品将受到欢迎,而且有利于抗通胀风险。

某种意义上,因疫情业务放缓的两年也为业态升级提供了时间。

据悉,2021年复星文旅对旗下部分度假村进行了升级改造,同时关闭了部分不盈利的度假村,未来还将在全球范围内完成13个现有度假村的扩建、翻新,同时也在寻找其它的开村机会。

2021年下半年,复星旅文度假村整体容纳能力较2019年下半年减少26%,但四五星度假村容纳能力较2019年同期增加8个百分点,四五星度假村的占比达到95.3%。

度假村定位升级也体现在每日床位价格上,2021年下半年达到人民币1405元,较2019年同期提升15%。

更高端的业态定位往往意味着更昂贵的成本开支,但截至2021年12月31日止年度,复星旅文度假村的资本开支较上年同期减少约1.27亿元,除了闭店抵消之外,复星旅文在财报中表示,这由于其延期并取消若干资本开支。

复星旅文副总裁、首席财务官蔡贤安则在业绩会上补充道,复星旅文从疫情开始以后,无论是在Club Med还是亚特兰蒂斯等几个方面都有成本管控措施,包括人力开支、采购流程,都是能够长远维持下去的成本调节。

此外,复星旅文旅游目的地的资本开支减少160万元至5.98亿元,主要由于复游城项目建设进度变化。

2019年11月,复星旅文推出其旅游目的地业务自有品牌复游城,目前已布局丽江及苏州太仓。

其中,丽江复游城项目发展成本(主要为收购土地使用权的成本及建筑成本)预期为约人民币40亿元,总建筑面积约28万平方米。

除度假村建筑面积约5.6万平方米的度假村外,丽江复游城还包括建筑面积超23万平方米的可售度假屋和客栈,为低密度独院和低层合院,部分已经取得批准建设和预售。

截至2021年12月31日,丽江复游城已获得约2.85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的销售许可证,可售套数482套,已售出62套,销售货值为8280万元,已开发待售出的货值为5.94亿元。

太仓复游城的项目开发成本则预期约132亿元,可售度假物业单位为面向中高端客户的高层住宅。

截至2021年12月31日,太仓复游城已获约16.2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424套可售物业单位的销售许可,其中累计949套已获预售,累计预售面积约10.47万平方米,预售货值24.85亿元。已开发待售出的货值14.39亿元。

对比之下,太仓项目的整体去化程度明显优于丽江项目。

钱建农指出,一方面疫情对丽江项目还有一定影响,另一方面丽江项目开发模式不一样,因为丽江本身是已经比较成熟的目的地和区域,单个度假村也可以运营,目前爱彼侬酒店部分已开始运营,未来景区、商业等等也会陆续运营,实际上丽江项目是边建设边运营。

另外,在三亚是否有复游城规划?钱建农表示,2021年,公司与海南省政府就三亚复游城项目的开发达成了合作意向,如果确实有实质性进展的时候,会及时跟投资者报告。

兼顾节省短期成本和实现长期效益,或将是复星文旅在行业波动中的平衡与生存之道。

以下为复星旅文2021年度全年业绩会问答实录:

现场提问: 由于国内国外的抗疫节奏不同,欧洲度假村利润率在下半年已经很接近2019年的水平,2022年的收入和利润指引分别是?对2022年亚特兰蒂斯的客单价和客流的指引是怎样的?

钱建农: 2022年收入指引我们内部肯定会有一个指标,但目前不便公布。从趋势来看,去年全年营业额增长20%,下半年202年增长156%,Club Med更是增长了180%,复苏趋势强劲。从国内和国外两个方面来看,国外现在开放的国家越来越多,所以我们觉得增长趋势应该会维持。国内的情况,深圳前段时间比较严重,但是昨天也已经开始恢复生产,相信疫情的影响不会持续太久。

现场提问:今年3月以来国内这一轮的疫情对我们的客流影响如何,有没有优化相关成本?

蔡贤安:从成本端来讲,疫情开始后,我们无论是在Club Med或者是亚特兰蒂斯等方面都有一些成本管控措施,特别是Club Med在经过这两年的疫情后,总的系统性成本有所节省,包括人力开支、采购流程,都是能够长远维持下去的成本调节。相信在短期波动时,我们可以保有比较良好的利润率。

现场提问:Club Med今年盈利能否回到2019年的水平?

徐秉:现在的趋势是非常好的,1月和2月Club Med比去年有4倍多的增长,已经恢复到2019年的8成多,3月份Club Med的表现更好。截止到3月5号,上半年的订单已经恢复到92%以上。过去一周,Club Med完成的订单金额是72年来最高的一周,其实上周中国区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Club Med全球区域复苏已经提上议程。

这是有几点来支持的,一个是我们在疫情过程中间没有放弃过加速进行开发和扩张,同时进一步深化高星级酒店战略。在去年我们说从2021年到2023年全球会新开16家度假村,去年就完成了4家,今年要完成7家,今年我们又公布了,在2022年到2024年新开17家度假村,其中7家在中国。

第二,疫情发展的过程中,我们不管在欧美还是中国都抢占了更多市场份额。我们欧洲的业务,现在已恢复到2019年同期的97.7%,现在预订已接近2019年同期水平。英国也是一样,我们在欧洲并没有受到乌克兰危机影响,目前预订状况已经接近2019年,而且过去几周都超过了2019年的水平。

再看中国,虽然去年有局部的疫情,今年可能还会有,但是我们对比市场的平均值和国内旅游业的恢复,不管是Club Med还是亚特兰蒂斯,都要远高于国内旅游业恢复的平均水平。

现场提问:今年丽江和太仓复游城地产销售的计划,以及预售货值和可确认的收入大概在怎么样的水平。

蔡贤安:在2021年的时候,我们已经开始进行交付,特别是太仓的项目,我们现在总体的预售货值已经超过24个亿,回款率也达到了80%左右。我们预计太仓跟丽江也会持续进行销售,近期的疫情多少会对我们有一定的影响,但是总体来讲,无论是太仓还是丽江,我们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首先是太仓方面,接下来只要是疫情比较缓和,我们的销售还是会非常良好的。从丽江来看,去年9月Club Med开业后带动了整个丽江的氛围,相信太仓跟丽江今年的销售可以得到满意的成绩。

现场提问:在三亚是否有复游城的开发计划?这其中是不是有考虑一些免税旅游零售方面的规划?

钱建农:我们在几年前就提出深耕海南,去年已经跟三亚和海南省政府签订了一个复游城的意向,复游城项目就在亚特兰蒂斯对面。这个地方相对是已经成熟的地块。

另外我们希望打造跟亚特兰蒂斯完全不同的一些业态,其中很大一个板块是消费,因为消费中心建设是海南自贸港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

现场提问:公司现在的现金储备是否足够业务的发展?面对疫后的重启扩张机会,是否有进一步融资的计划?

蔡贤安:2021年的经营现金流从2020年的流出达成了2021年的流入,而且流入的水平在22亿左右,从2021年开始,尤其是2021年下半年,我们持续在经营上有现金流入,今年无论是在Club Med等方面都是持续恢复的,我们的订单已经接近2019年的水平,这对整体经营的现金流都有正面帮助。

从融资和现金储备的流动性来讲,我们在2021年年底是相对健康的水平,尤其是在融资端口来讲,基本上维持在跟2020年持平的情况,未来还会争取流动性和总体杠杆上取得平衡,一方面会为持续发展提供足够的现金或者是融资支持,但同时也会考虑流动性健康情况。

另外授信方面足够支持未来开支,我们无论是在Club Med或者是Casa cook方面都是轻重结合的发展方式,我们有一部分,或者说未来很大一部分是通过轻资产扩张,也可以减少负担。最后未来的项目等方面也会进行判断,看看有没有其它方面的融资需求。

现场提问:请问开业以来丽江复游城的运营情况,以及对接下来剩余的运营和开发物业的推进计划。

徐秉:整体来说,丽江复游城的发展态势非常受到市场欢迎,纵然有局部性疫情影响,但看一下游客评论,也可以看一下很多机构客户对这个度假村的需求量,丽江Club Med发展非常好。相信下半年随着度假业务的稳定化和口碑越来越好,它也会促进整体销售物业提升。

钱建农:丽江项目我再补充几点,一个是丽江缺乏综合的高端休闲度假产品,所以丽江复游城的出现是非常值得期待的,地中海俱乐部开业之初,比如国庆节的预订,就可以说明这个问题。

目前这个项目有两个因素影响,一个是疫情影响,第二个是我们的开发模式跟亚特兰蒂斯不一样,我们现在是边开发边经营,因为丽江本身是已经比较成熟的目的地和区域,尤其对Club Med来说,单个度假村也可以运营。目前我们爱彼侬部分也开始运营了,未来景区、商业等等也会陆续运营,实际上丽江项目是边建设边运营,更有利于现金安排等方面,近期我们会强化丽江和太仓这两块的建设和推广速度。

现场提问:如何看待和国际以及中国本土的高端酒店品牌的竞争态势?如何差异化打造一个品牌的竞争优势

钱建农:复星旅文成立之初就在强调几方面的特殊性,一个是跟单纯的酒店或度假村相比,我们更多是一个体系化产品。现在的高端酒店,我们把它更多地称之为一个功能,过去比如去三亚的目的是看海,体验热带气候,选择一个住所实际上是满足看海、观光功能。复星旅文旗下很多产品,它本身是一个休闲度假的产品,不是一个简单的功能,所以现在很多人去三亚,目的是地中海俱乐部和亚特兰蒂斯,从产品结构上跟酒店有非常大的区别。

第二个区别是我们的生态,酒店只是其中的一环,我们有更多的IP和内容,比如我们的亲子、演艺、旅游产品、零售产品,现在也在做一些娱乐跟教育相结合的内容,跟体育相结合的内容,所以我们的内容会非常广泛,对客户来说更具吸引力。

第三个不同点,我们一开始就介入了很多国际著名品牌,这些品牌有不同的定位,全球化的品牌和全球化不同定位上,我们在度假村里面拥有了比较好的布局。

更重要的还在于我们的数字化平台和全球化的布局,我们有全球化的品牌和全球化的人才,更重要的还是全球化的客户,可以平衡旅游行业的季节性差异。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