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滚动新闻 » 星辉环材大手笔分红逾4亿惊现资金“缺口” 引深交所关注直问:钱从哪来、分到哪去?

滚动新闻

星辉环材大手笔分红逾4亿惊现资金“缺口” 引深交所关注直问:钱从哪来、分到哪去?

2022-03-22 滚动新闻
  上市不到三个月,星辉环材便计划大手笔分红4.26亿元,拟分红金额远超公司账面上的货币资金1.37亿元。这一异常举动引来深交所关注。   3月19日,深交所向星辉环材下发问询函,要求星辉环材就公司“异常”高额……

  上市不到三个月,星辉环材便计划大手笔分红4.26亿元,拟分红金额远超公司账面上的货币资金1.37亿元。这一异常举动引来深交所关注。

  3月19日,深交所向星辉环材下发问询函,要求星辉环材就公司“异常”高额分红的资金来源,高额分红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等问题进行说明。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国际石油价格暴涨,而星辉环材主营产品核心原材料受石油价格波动影响较大,未来一段时间,公司业绩或因原材料采购成本增加而“变脸”。

  大手笔分红现资金缺口引关注

  据星辉环材2021年报披露,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9.76亿元,同比增长50.69%;净利润为2.92亿元,同比增长32.08%。

  从年报来看,星辉环材的业绩表现不错。不过,这份“成绩单”并没有给市场带来多少提振,公司股价依旧走势低迷。就在同一天,星辉环材还披露了2021年度利润分配预案,拟派发现金红利约4.26亿元。

  数据显示,星辉环材2021年年末货币资金金额仅为1.37亿元。即使将公司账面上的货币资金全部用于分红,仍然有2.89亿元的款项缺口。那么,超出部分的分红资金将从哪里来?星辉环材没有在分配方案里给出答案。由此,引发监管部门的关注。

  深交所近日向星辉环材发函,要求其说明本次利润分配的资金来源。

  值得注意的是,星辉环材首次上市募得资金净额25.09亿元,其中超募集资金19.45亿元。按照星辉环材早前披露的《关于使用部分超募资金永久补充流动资金的公告》,有5.8亿元超募集资金被用于永久补充流动资金,占超募资金总额的29.82%。

  基于星辉环材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不能满足分红需求,如果想要实现4.26亿元的分红,星辉环材或需要从前述5.8亿元永久补充资金中进行“挪用”。而如果将募集资金间接用于利润分配,星辉环材或涉嫌违规使用募集资金。

  对此,深交所要求星辉环材结合5.8亿元永久补充资金的实际使用情况,说明是否存在将募集资金间接用于利润分配的情形,是否存在募集资金使用违规情形。

  实控人 “陈家”才是分红最大受益者

  公开资料显示,星辉环材成立于2006年,主营业务为高分子新材料聚苯乙烯(一种热塑性塑料)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主要产品包括高抗冲聚苯乙烯和通用级聚苯乙烯。2022年1月13日,公司于深交所创业板上市。

  陈雁升是星辉环材的法人、董事长。同时,陈雁升和妻子陈冬琼,以及两人之子陈创煌同为星辉环材的实际控制人,三人分别持有公司股份22.88%、21.29%、19.25%。此外,上述实控人的一致行动人陈粤平持有星辉环材1.18%的股权,而陈粤平为陈冬琼的哥哥。

  上述四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64.6%。

  按持股比例计算,如果本次分红落实,陈雁升“一家”将分得2.75亿元,是本次分红的最大受益者。

  事实上,这并不是星辉环材首次分红,也不是实控人一家首次借分红“敛财”。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星辉环材合计派发红利1.94亿元,其中,有1.68亿元最终落入“陈家”口袋。

  回归本次分红事件,上市三个月不到,星辉环材便计划大手笔分红4.26亿元,并且大部分分红资金将落入“自家人”口袋。对此,深交所要求星辉环材说明是否存在通过高比例分红向主要股东进行利益输送的情形。

  值得一提的是,星辉环材曾在招股书中提示,由于公司股权集中,实控人对公司具有实际控制能力,“如果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通过行使表决权或其他方式对公司经营和财务决策、重大人事任免和利润分配等重大事项实施干扰和控制,可能损害公司或中小股东的利益。”

  现在看来,这一提示似乎“应验”了。

  除高额分红资金来源不明、疑似利益输送外,深交所还注意到星辉环材存在供应商较为集中、预付款大幅增长等问题。对此,深交所还要求星辉环材说明公司是否存在对个别供应商的重大依赖;说明公司预付款项大幅增长是否存在无商业实质的往来项目,是否存在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等情形。

  原料价格上涨增业绩不确定性

  财报显示,星辉环材营收全部来源于主营产品聚苯乙烯。而苯乙烯是聚苯乙烯的核心生产原材料。招股书披露,苯乙烯采购金额占星辉环材原材料采购总额的比重较高,达到 90%。

  苯乙烯是石油炼化下游大宗化工产品,其价格变动随原油价格的波动较为明显。

  受国际形势影响,近期国际石油价格暴涨。中信证券(600030)分析认为,由于通常原油供应恢复滞后于需求恢复,原油仍存在需求迅速恢复、供应相对紧张的可能性,即使不考虑俄乌冲突,短期油价也存在较强的基本面支撑。

  可以预见,未来一段时间内,苯乙烯的价格将随着石油价格上涨而上涨,星辉环材对苯乙烯的采购成本或将增加。

  而一旦采购成本增加,星辉环材便需要将更多资金投入到原材料采购环节,公司毛利率和净利润也会受到影响,业绩增长或将承压。

  令人担忧的是,星辉环材的客户数量呈现出下降趋势。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星辉环材的合作客户从346家降至182家,其中,年销售收入金额在1000万及以上的客户从14家降到2家。

星辉环材大手笔分红逾4亿惊现资金“缺口” 引深交所关注直问:钱从哪来、分到哪去?

(图一:星辉环材客户变化)

  在客户从数量到“质量”全方位下降的情况下,星辉环材未来的盈利前景是否明朗?原材料价格上涨又将对公司业绩产生多少影响?这些还有待市场观察。

  星辉环材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先要想好如何回答深交所对公司高额分红的资金来源、高额分红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等质疑。

(责任编辑:王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