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滚动新闻 » “共享经济”的下半场难道是靠涨价?

滚动新闻

“共享经济”的下半场难道是靠涨价?

2022-08-12 滚动新闻
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停在街头。视觉中国(000681)供图 □金陵晚报/紫金山新闻记者 王国俊 曹丽珍 8月11日中午,南京市民王先生在瑞金路扫了一辆共享单车,骑行到王府大街,15分钟的车程花费1.5元,“跟以前比,共享……

“共享经济”的下半场难道是靠涨价?

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停在街头。视觉中国(000681)供图

□金陵晚报/紫金山新闻记者

王国俊 曹丽珍

8月11日中午,南京市民王先生在瑞金路扫了一辆共享单车,骑行到王府大街,15分钟的车程花费1.5元,“跟以前比,共享单车现在真的太贵了。”

作为共享经济的重要产品,8月10日,一家共享单车平台开始涨价。作为共享经济的另一重要产品,共享充电宝也经历过多次涨价。不断涨价的共享经济产品引发多方关注,一些共享经济产品在经历前几年快速发展后,它们的下半场是不是就靠涨价来持续发展了?

共享单车涨价事件频现

共享单车的最近一次涨价就发生在眼前。

此前的8月5日,某知名共享单车平台宣布,自8月10日23时起,单车骑行畅骑卡无折扣价将进行如下调整:7天卡无折扣价调整为15元;30天卡无折扣价调整为35元;90天卡无折扣价调整为90元。而涨价前,这三档骑行卡价格分别为10元、25元、60元。对于此次价格的大幅上调,单车方面给出的原因是硬件和运维等相关成本的增加。

对共享单车行业来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调价了。从公开信息来看,今年1月份,另一家共享单车运营平台也曾调价,将骑行套餐7天卡涨至15元,30天卡涨至35元。当时该公司给出的涨价原因同样是硬件和运维成本的增加。

11日,记者打开一款共享单车App发现,平台已经采用了新的计价方式,但给出了明显的优惠。30天卡原价35元优惠价为16.8元,90天骑行卡无折扣价为90元优惠购卡价为46元。记者扫码一辆车体验后发现,1.8公里约13分钟的骑行距离,平台收费为1.5元。而打开该单车计费规则,起步价为30分钟1.5元,后面的时长费为1.5元/30分钟,简单的计算下,如果骑一小时的共享单车需要花费3元。

在记者随机采访的市民中,多数市民觉得目前的共享单车价格已经不低了,“在城市里,红绿灯多,路况复杂,一个小时骑车能骑多远?3元的骑行收费已经相当高了,感觉比公交车还要贵。”但也有不少市民觉得,尽管涨价了,但考虑到共享单车的便利性,还是会选择骑行共享单车的。

共享充电宝使用价格有点贵

作为共享经济和懒人经济的产品,共享充电宝近年来也得到了快速发展。根据专业报告的预测,共享充电宝服务的市场规模有望在2020年至2028年以36.9%的年复合增长率进一步增长,并于2028年达到1061亿元的总市场规模。

千亿生意赛道,竞争者多。但一些市民却发现,共享充电宝的使用价格不但显高还让人看不懂。

11日,记者在新街口调查了6处共享供电宝点位,其中5处的计费规则是2元/半小时,一处为2.5元/小时,定价标准并不一致。简单地说,如果你的手机需要充电一小时,需要支付4元钱到5元钱。从新街口周边来看,充电宝的设置点位非常密集,在石鼓路不到200米左右的距离,就有5处共享充电宝点位。

采访过程中,不少市民告诉记者,目前共享充电宝的充电价格已经比较高。有市民回忆说,“在共享充电宝刚开始那会,曾经有过前半小时使用免费,后面一小时一元钱,但现在半小时就要2块钱,确实有点贵。”

尽管如此,考虑到消费共享充电宝的群体相对具备较好的消费能力,而且对于时间价值的要求比较高,一旦踩准了这个痛点,对他们来说,对共享充电宝的价格并没有那么敏感,共享供电宝的使用价格可能还会继续上涨。有机构甚至预测,2021年共享充电宝时均价为3.8元,预计2022年到2025年时均价可能会分别达到4.1元、4.4元、4.8元、5.2元。

共享经济的下半场是涨价?

毫无疑问,共享经济在多个行业也曾带来美好回忆,沙发客、顺风车、共享单车、共享民宿、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共享酒店等共享经济产品也曾是一种生活潮流。在经过市场激烈竞争后,共享充电宝和共享单车成为了其中代表。尽管这样,不断上涨的价格还是引发了对这种共享经济模式如何持续下去的关注。

以共享单车为例,曾经非常便宜甚至免费的模式虽然方便了众多消费者,但共享单车平台不可能让这种烧钱不盈利的模式一直持续下去,提高收费似乎成为必然且可行的发展方式;对消费者来说,已经养成了最后一公里使用共享单车的习惯,尽管涨价了,但冲出办公室看看眼前的酷暑高温,依然会习惯性拿出手机快速冲向路边的共享单车。

立志于提高社会效能的一些共享经济产品最后可能会被成本压垮,求生求变寻找新的机会可能是当下共享经济产品要考虑的一个重要问题。

“一开始烧钱是为了把市场占领住,一旦市场稳定,越来越多的用户形成了路径依赖,平台就具备了一定程度的议价空间。”南京财经大学投资学系主任王慧认为,早期通过烧钱补贴抢占市场,到如今不断涨价的过程中,享受到共享经济幸福感的刚需用户们只会越来越依赖。王慧认为,平台对涨价幅度应该是做过前期周密的市场调研,从而确保用户使用成本在一定范围内增长的同时,不会吓跑刚需用户。

在她看来,实际涨幅并不明显的调价,更像是平台与用户之间在互相试探。在这过程中,平台能筛选出已经形成路径依赖的刚需用户,也能识别出一部分对价格敏感且使用频率不高的非刚需用户,从而相应收缩投放规模,最终带来广泛性的成本下降。“与此同时,平台在服务上也在提升,而服务的优化往往意味着更高的成本支出,从而进一步扩大了平台的议价空间。”王慧说。

至于未来,还有专家认为,不同共享经济产品有不同的发展和运营逻辑,价格是重要的,但涨价不能成为唯一的“救命稻草”,更好的产品、更优的服务才能撑起新的增长。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